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星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是哪位在阁楼上/冰冷地到底
暴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我生平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幻在远方/化成一缕香/随风飘散/你的姿容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一颦一笑已泛黄/花落人悲痛/我苦静静流淌
北风乱/夜未央/你的阴影剪不断/徒留自己一身/在湖面成双
花费既于晚/飘落了灿烂/凋谢的世界上/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怕你达成未了岸/一辈子摇晃
何人之国家/马蹄声荒乱/我一样身的装甲/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地叹/一夜间惆怅/如此委婉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颜已泛黄/花落人痛定思痛/我苦静静流淌
北风乱/夜未央/你的影子剪不断/徒留自己孤单/在湖面成双料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痛/我苦静静流淌
北风乱/夜未央/你的黑影剪不断/徒留自己孤单/在湖面成对

图片 1

音乐本身是免懂得的,流行也好,古典也,对我吧只有主观的令人满意不令人满意的分。周杰伦的迟缓节奏歌曲本身从是道婉转动听的,特别是他自命的“中国风”,的确挺有中华典韵味。但他的黄金搭档方文山所描写的歌词也一样连让盛赞,我倒并无以为然。
 
初读之下,方文山的著作词藻华丽、意象丰富,并无若普通的流行歌曲一样才知堆砌你侬我本人的大白话,一全套看下只能感觉得到平等种植模糊的意味,似乎赢得了模糊诗风、印象画派、意识流小说的真传,比相似词作者要高上一筹。但是论我之知情,朦胧诗的所谓朦胧,只是句意的深邃难辨,整体的布局层次和一些的语法逻辑应该还是小心的。反观方文山的词作,只是成千上万一般意象的拼凑,整体词意却模糊不干净。各种意象对主题的契合程度是够了,却少系统成立的安排。所以他的词作给丁之感到就是是矫枉过正天马行空,跳跃性太死,甚至不知所云。
 
在押这首《菊花台》,从词意来拘禁,“你”或许是乘菊花,或许是乘某女主角,或者拟人,或者双关,这并无能够领悟地分辨。而“一套军装”的“我”是阳主角,这应是确信无疑的,何以最后“我”会“在湖面成对偶”?如果说“我”是以湖里的船上,为何而如说“怕您及无了岸”?到底是何人在湖上?这样人称的变动真的令人费解。另外,阁楼上的口与朱红色窗里的口又是何许人也?一会儿湖,一会儿川,一会儿上微微亮,一会儿夜未央,一会儿月色撩人,一会儿并且下从了大暴雨,这种时空错乱为给人口摸不着头脑。
 
又他的做缺少字斟句酌的谨言慎行态度,押韵的语句往往随手拈来,也管能免可知诠释得搭。什么叫“凋谢的世界”?什么又吃“呼啸沧桑”?马蹄声乱得,马蹄声荒又是呀意思?词之叙说背景是古,不见面发出镇照片,笑容而怎么会泛黄呢?“剪不绝、理还乱”的凡离开愁,影子而怎么样“剪不断”呢?从字面上足引出很多附会之讲,或许这种说啊是笔者的原意,但如此的表达是否通顺达意呢?
 
再就是,就诗歌来讲,意境气味大都来自于像之叙说,抽象的形容词总不苟具象的动词和名词来得直观,来得有力。比如说了泪光“柔弱中带害”,但究竟哪些柔弱如何拉动害?听者心里无法形成一个实际的概貌。“冰冷地到底”是管“绝望”当动词来为此了,但“绝望”这等同场景过于肤浅,还免若用“凝望”让丁易想见。即便是当他比成熟之著述《发而雪》中,也不不了是病,“爱在月光下到”,完美得挺虚浮,很敷衍。当然,他的各级首创作也并不乏佳句,比如月弯勾住过往、长夜凝结成雪、心事静静流淌,这样的词就虚实相生、情景交融,对回顾、心情如此抽象的内容还做出了形象化的表述。只是歌词整体的无所谓也掩盖了如此的行闪现。
 
也许有人当当下仅仅是流行歌曲,并非文学创作,何必那么苛责呢?其实自己根本认为歌词与诗词并无本质区别,唐诗宋词本来啊即是即时之流行歌曲,不见得生诗歌就比较流行歌词高雅。不过本的流行歌词作者水平确实良莠不齐,即便如方文山这样有些功底和文采之,也没不下中心来,语句以凑泊而无规律,经不起推敲。想起任何一个尽人皆知的词作家林夕,他的作品就是不但词句精致流畅自然,而且表达含蓄从容诗味。相比之下,方文山的著作词句要粗糙许多,而且词意为只是完成了标的不明,并没成功内在的包含。
 
诗词本就是乐之衍生物,但现在两岸却似乎注定分道扬镳,俨然一个凡阳春白雪,一个是下里巴人。如果让诗人和作曲家各自放下姿态进行合作,不忧做不发出完美的创作。罗大佑就曾经也徐志摩的《歌》、余光中的《乡愁四香艳》作曲,陈贤德、张弼也早已为胡适的《兰花草》作曲,邓丽君的《但愿人长久》、《一江春水向东流》、《芳草无情》可谓古词今唱的经。若会多来这样的著述,无论你是痴迷于乐,还是疼爱让文学,都能够以高歌低咏、击节叫好了。

PS制作:菊花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alleybachelo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乐散文:《菊花台 》

影视《满城直带黄金甲》片尾曲

词:方文山  曲:周杰伦

乃的泪光 柔弱中带动害

惨白的月弯弯 勾住过往

星夜太遥远 凝结成了洁白

凡何许人也当阁楼上 冰冷的彻底

暴雨轻轻弹 朱红色的窗子

自家一世在张上 被风吹乱

梦以天涯 化成一详细香

随风飘散 你的面相

菊花残 满地伤

君的一颦一笑已泛黄

花落人悲痛

我心事 静静淌

北风乱 夜未央

公的影子剪不断

特留自己孤单 在湖面成双料

消费既于晚 飘落了灿烂

谢的社会风气上 命运不堪

愁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

面无人色您上不了岸 一辈子摇摆

哪个的国 马蹄望狂乱

自家平身的戎装 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 你轻声地叹

一律夜间惆怅 如此委婉

菊残 满地伤 你的笑颜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 我苦 静静淌

北风乱 夜未央

乃的影剪不断

单留自己一身 在湖面成对偶

即是平等篇描写远隔千山万水之外的朋友互相思念的一模一样篇歌,歌词细腻动人,幽怨婉转,其中的含有意韵在文中回漾不绝。
该词起唐诗宋词的韵律美,格律美,又起现代诗歌的抒情美,自由美。整篇歌词不但气韵贯通,韵律和谐,哀婉缠绵,意境优美,其间的用词,也精道巧妙,堪为极佳的作。在斯略举几高居,算是抛砖引玉,但歌词里的意韵只能大家温馨的确去心领神会了。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动害,惨白的月弯弯 ,勾住过往。夜太漫长,
凝结成了洁白,是孰当阁楼上, 冰冷的彻底
”中体现了天涯的人头对内心恋人的怀想,一帧长夜残月的孤寂画面,凄清如凄美,缠绵而发愁伤。泪光,柔弱,惨白,霜带冰冷,勾勒出同样帧无限哀婉动人的观。最优良处“惨白的月弯弯
,勾住过往”,一个“勾”字,既形象地描写出残月难圆之思情,又似哀哀怨怨地让想的人口勾撩起往日情怀。虽然人口以海外,但一样弯残月勾忆起往返,想象恋人孤零于阁楼上到底盼归的身形,怎能无忧肠满结,不胜哀伤?

“雨轻轻弹, 朱红色的窗,我终生在纸上, 被风吹乱。梦以远方
,化成一详细香,随风飘散,
你的样子”。远方的总人口一如既往回忆在往日情怀,多少之泪水流断,似这如果雨弹朱窗,独自凭栏的忧思。远方的丁,命运而张漂泊,随风摆布。梦里的惦记,亦真亦幻间,犹似佳人的长相。此间的意象,幽怨之美,让丁回肠荡气,不只一个弹字,而是整段文的韵味贯通,意境相联。也许这种美只能心会,无法言说。

  “花已经向晚 ,飘落了灿烂,凋谢的社会风气上, 命运不堪。愁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怕你及不了岸
,一辈子摇摆”。花晚,飘落,凋谢,不堪命运,这无异吃丁突生悲怜的词句,让丁感慨万端人生的不得已,命运的朝三暮四以及不得控制的悲哀。而此以更衣字的招数,将“愁”字分开来拘禁,而“秋”“心”却刚刚是场景的抒写,盼人相聚,孤单离愁之感,而“心”则刚刚是情侣真实的化身,于是情景交融,而又完全不着痕迹。

   “谁之国度, 马蹄声狂乱,我一样身之军装, 呼啸沧桑。天小亮,
你轻声地唉声叹气,一夜间惆怅
,如此委婉。”中描述的凡一个沙场策马扬鞭的豪情壮士驰骋疆场的枪杆子生涯,而一方面,却是距离愁满怀的丁通宵不眠的唉声叹气和哀怨。

  “菊花残, 满地伤 ,你的笑脸已泛黄,花落人痛心。 我苦,
静静淌,北风乱, 夜未央,你的黑影剪不绝,徒留自己一身,
在湖面成对”,这段是真跟菊花这个意像联系融合了。残,伤,黄,断肠,整个词句就不管一个愁字,但字字均似愁,有“帘卷西风,人较黄花瘦!”的绝佳愁韵,芳华都过,容颜已老,菊花残落融合了笑容的沧海桑田衰败,怎不叫人口心生悲凉。最后之感慨,徒留思念的人口的黑影,终究未可知团聚的悲伤。最后的同等句“在湖面成对。“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倒影在湖面,只有她伴随我成为有,何等无奈愁怨。

 
歌词的作者方文山的作品,除了《菊花台》以外,还有《发而雪》、《千里以外》、《东风破》,再后来凡是《青花瓷》,这些词的意蕴都异常得意,其中自太爱《青花瓷》和《菊花台》的歌词,充满古典韵味,细腻婉转,唯美含蓄,意韵悠长,堪称极佳的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